梧高凤必至 花香蝶自来
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对待我们,我们都要一如既往善待自己
Slider

85后女性做陌生人社交,估值130亿

评分
(0 得票数)

做社交平台?张一鸣、雷军都没做成的事,一位女性,从外企辞职,做陌生人社交,靠解决年轻人孤独感的问题,狂揽1亿用户。

有人称她为“女版张小龙”,如今,年营收近5亿,成功做出一家估值130亿的独角兽公司。

创业灵感:沪漂的深夜emo

张璐是个沪漂,07年从中山大学毕业,进了一家欧洲咨询公司,做到中国区合伙人。

一个人在上海打拼,落户难、买房难、工作压力大,她常感到孤独,太多次,想分享自己的心境和想法。发朋友圈?觉得不合适;发微博?又没人理;最后只能发QQ空间,并且,仅自己可见。

可是,年轻人不就应该,想表达什么就立刻表达,并且有人能跟他们共鸣、互动吗。为什么不做一款陌生人聊天软件呢?有了想法,2015年,张璐动手了。

产品原型图,她用PPT画的;UI界面,找兼职程序员做的;产品的demo,找的外包公司。

张璐曾回忆,“外包公司一直问一堆我听不懂的问题,我就一边听一边百度、谷歌。”

刚成型的Soul,更像一个线上咖啡馆,大家随意聊天,邻座的人如果认为有趣,就插几句进来,聊完离开了,也不知道谁是谁。

外包公司做出来的产品BUG太多,消息经常发不出去,但用户宁愿截屏发图片也不想转移到微信上。这让张璐觉得,大家真的很需要这个产品。

2016年,她辞职,决定专心来做这个项目。服务器、房租、员工工资,全靠她的积蓄支撑。

公司第一个设计师才18岁,因为便宜,几个月后,张璐的积蓄快撑不住了。揭不开锅时,这时,Soul上出现了一条留言:“创始人是谁呀,我是投资人,想要跟你聊聊”

杜欣是一家创投机构的投资人,和张璐聊完,就确定了投资意向。

但当他把Soul推荐给基金时,却遭到了一致反对:首先,互联网社交价值虽然巨大,但死掉的比比皆是,赛道生存概率可能只有十万分之一。其次,当时网络流行「看脸」,不看脸的社交简直是反人性。最后,创始人一没做过互联网,二没技术背景,三没创过业。一套分析下来,搁谁都觉得Soul不像一个能成功的产品。最终,杜欣个人掏了15万,成了Soul的天使投资人。虽然只有15万,对张璐来说,真的是救火了。随后,10个月研发,这款虚拟社交APP终于正式上线,号称“让天下没有孤独的人”。

但,资本还是不看好,有人认为,这充其量就是树洞功能,能做2万日活都很难。而且,产品上线后,公司又开始缺钱了。幸运的是,某次活动中,一位女性投资人对Soul有了兴趣。于是,Soul终于在天使轮融到了300万。

因为准确切中了Z时代的年轻人,有人把它当树洞碎碎念,有人认识了一群姐妹……总之,当你想说话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时,打开Soul就可以了。得年轻人者得天下,注册用户从1万到20万,再到超1亿。

2020年,Soul平均月活达到了2080万,此刻的Soul,迅速获得一众资本的追捧,D轮时腾讯直接投了1.35亿美元。

2021年,Soul正式提交招股书,估值近20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0亿元。

评论 (0)

这里还没有评论。

您的意见

  1. 作为嘉宾发表评论。
附件 (0 / 3)
分享你的位置